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中国工程建设开创世界管道建设奇迹

中国工程建设开创世界管道建设奇迹

  

 

      在第四次管道缔造高潮中,在党和国家刚烈领导和大力支持下,我国石油统筹组织施行,在各兄弟单位大力支持帮助下,管道缔造项目经理部与全体参建部队一道不畏艰难,勇挑重担,全力推动我国战略动力通道和油气骨干管网缔造,以年均3850公里的速度结束3.08万公里缔造使命,逾越新我国树立以来前40年的总和,掩盖全国30个省区市。西二线、中俄原油管道等36个项目先后建成投产,先后打通西北、东北和西南三大陆上油气动力进口通道,与海上油气进口通道一起,构成我国四大油气进口通道的战略格局,底子建成连通海外、掩盖全国、横跨东西、直通南北的油气骨干管网布局。我国管道总旅程逾越12万公里,承担我国70%的原油和99%的天然气运送,掩盖我国31个省区市,近10亿人口从中获益,健旺了我国体魄,带动了沿线区域的社会经济发展。至此,管道作为第五种运送办法,在我国初次逾越航空运送排名五大运送业第四位,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动力动脉。

 西北能源通道建成
  西二线是目前世界上首条全部采用X80高钢级天然气管道,434万吨X80钢用钢量为全球已用总量的2.5倍,相当于40多艘世界上最大航母的用钢总量,比全球过去20年X80钢管道长度的总和还要多,X80用钢量和X80工程量全球最大。西二线全部采用100%中国制造的X80钢管新产品,比进口价格低30%,节约投资约84亿元;与X70钢相比,节约钢材42万吨,节约投资42亿元;比建两条X70管道节省130亿元投资,输送效率提高15%,节省工程用地1.44亿平方米,减少大量环境扰动。

  打通东北能源通道

  漠大线挑战中国管道建设极限,中俄原油管道漠大线是我国四大能源战略通道中的东北通道,为我国首条穿越极寒之地、永冻土和大兴安岭森林地区原油管道。  管道沿线河流、森林、沼泽、冻土间隔分布,生态环境敏感脆弱,极端严寒可达零下52.3摄氏度,积雪厚达1米以上,具有多项世界罕见的特殊性。尤其在经历了那场震惊世界的大火后,大兴安岭正处于50年生态恢复期,生态极为脆弱与敏感。由于其特殊的地区环境因素和工程特点不同,青藏铁路、青藏公路的建设经验无法适用于漠大线建设,国内没有成熟施工经验可鉴,挑战我国油气管道工程建设的种种极限。

  打通西南能源通道
  中缅油气管道工程是我国继中亚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海上通道之后建设的第四条能源战略通道。中缅油气管道(国内段)途经滇黔桂3省区,穿越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地处印度洋板块和亚欧板块接合处,81%为山区丘陵,沿线断裂带密布,地壳活动剧烈,地形地貌极其复杂,地震活动频繁,雨季崩塌、滑坡等地质灾害频发。管道穿越瑞丽江、怒江、澜沧江3条国际河流及20多条大中型江河,共有64座山体隧道,在我国管道建设中首次采取三管并行、桥隧同跨等技术手段,国内外没有在如此复杂地质条件下建设管道的标准和可资借鉴的经验,有众多世界级难题需要攻克,这些特点使中缅油气管道(国内段)成为世界管道史上建设难度最大的管道工程之一。

  加快骨干管网建设

  开创我国管道建设工程新纪录,兰郑长成品油管道工程是中国管道建设第四次高潮的开篇工程,管道总长 3214 公里,横穿大半个中国,是我国建设里程最长、口径最大的成品油管道。管道在湖北武汉穿越长江天堑,开创我国管道建设和成品油管道定向钻首穿长江先河。2010年12月20日,陕京三线与西二线成功衔接,并入全国天然气管网联网输气,与陕京一线、陕京二线、永唐秦管道、港清线(复线)、大港和华北储气库群等配套管线一起,形成陕京天然气管道系统,构筑我国华北地区最大天然气管网系统,有效缓解了北京市及环渤海地区的天然气供应紧张局面。兰成原油管道是我国连接西北与西南地区的第一条原油管道,为我国首条穿越蜀道天险的大口径原油管道工程,管道沿线穿越45个山体隧道,步步惊心。管道设计最高压力13.4兆帕,最大落差达2207米,是目前国内设计压力最高、落差最大的长输油品管道。

  天然气管网时代到来
  我国油气骨干管网格局基本形成2013年10月20日,中缅天然气管道投产,通过中贵线把中缅天然气管道和西气东输管网系统联连在一起,首次实现我国天然气骨干管网互联互通,将西一线、西二线、中缅天然气和塔里木气区、长庆气区、川渝气区甚至陕京系统连成一体,把我国在建和已建20条管道连成一张超过4万公里的天然气管网。至此,中国已建成天然气管道6.9万公里,干线管网总输气能力每年超1700亿立方米,建成西北(新疆)、华北(鄂尔多斯)、西南(川渝滇黔桂)、东北和海上向中东部地区输气的五大跨区域天然气主干管道系统;初步形成以西一线、西二线、陕京线系统、川气东送、中缅天然气、中贵线及忠武线等为骨干管道,兰银复线、淮武线、冀宁线为联络线的全国性基干管网;实现四大气区与环渤海、长三角、东南沿海三大主力市场的链接,形成“西气东输、川气东送、海气登陆、就近供应”的供应格局,使我国基本实现天然气管网化和气源地多元化,开启我国天然气管网时代,覆盖人口超过5亿人,成为世界上覆盖人口最多、辐射地域面积最广的天然气管网。天然气在我国一次能源结构中比例也由2006年的3%提高到目前的6%。其中,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总长度超过5万公里,约占全国的78%,天然气供应量占全国的70%以上。

  同时,中哈、中俄、中缅、兰成、长呼等原油管道,在我国东北、西北、华北、华东、中部和西南地区形成区域性原油输油管网,促进了我国以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环渤海、沿长江、东北、西北及西南地区为主的原油和化工加工基地战略布局的构建与实现,对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提升民生质量发挥重要作用。以兰成渝、兰郑长、呼包鄂等为代表的成品油管道,在我国西北、西南和珠三角地区建成了骨干输油管道,初步形成“西油东送、北油南下”格局。
  中国油气骨干管网格局的形成,缓解了我国能源之渴,把中亚、俄罗斯、缅甸和我国西部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为相关国家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激活了沿线钢铁、水泥、建筑和机械电子等企业发展潜能,在古丝绸之路上形成一条新的经济增长带和能源丝路文化,成为“一带一路”能源通道和标志性工程之一,对提高沿线各国民众生活品质、城市品牌和竞争力正在发挥积极的推进作用。